舞蹈家金星:国王也在黑暗中看我跳舞(组图)

作者:艺术资讯    发布时间:2020-04-05 00:40    浏览:

[返回]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金星在本届“舞在上海”宣传会上

一心惦念着“做些实实在在的事”的舞蹈家金星去年为第一届“舞在上海”舞蹈节花了350万元,至今还有80万元外债没还完;谁也没想到今年她还能折腾下去,而且依然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在申请相关文化基金未果之后,赞赏金星的老外们成为她的惟一支持者。相比去年,此次舞蹈展演所有来沪参演团体的旅费都由自己国家承担。不可否认这和金星在国际上的影响分不开,“这是对中国艺术家的一种信任”。

跳吧,任何一种肢体想跳的话就能跳起来

16年前,金星以舞蹈《半梦》奠定了她在国际舞坛的地位;16年后,经常担任各类国际舞蹈大赛评委的她,仍然每天坚持练功。金星说自己是个“一生一世都在追逐梦想的舞蹈家”。“为什么我选择做演员,因为站在舞台的一瞬间我很自豪,什么国王啊、领导啊,都是在黑暗当中看着我。”金星在威尼斯演出的时候路过一个画廊,看到一个胖女人跳舞的雕塑,她问雕塑家自己把它做成舞蹈节海报可以吗?这个雕塑家看过金星在意大利的专场演出,一口答应免费提供这个雕塑为其作海报形象。“我觉得任何一种肢体想跳的话就能跳起来。这个雕塑和人们概念中的舞蹈没有太大关系,但是我看到后很兴奋、很感动。真正好的舞蹈是感情的传达和交流。要纯看肢体技术表现、看极限的话,看奥林匹克比赛更好,都表现得很极致。”金星说这“轻松一跳”是个很重要的概念,“文化需要带着一种轻松的心态去看,不要还没看呢就说我看不懂,看懂了还来干嘛呀?”金星这次带来的是具有昆曲元素的《中国制造·游园惊梦》。花了将近9年时间来打磨,却请了德国作曲家来编曲。“我会给他讲一些故事,还邀请他来上海生活了二十多天。我讲故事只是把一个瞬间的感觉通过舞蹈的形式放大开来。人们生活在熟悉的环境中,麻木了,我要把一种瞬间的感觉用舞蹈的形式放大开来和观众交流。”赔吧,十年后它还会在每年,舞蹈节上的每个作品都是金星亲自去选,她说自己知道观众不一定能看懂,但是能认可也行,这是一个开始。“这么多年的舞台经验让我有把握掌握这一点,经济上我没有把握,老赔钱,但我想,赔吧,总归会有好的一天。”

金星承诺,今年的国际舞蹈展演,一不涨价,二不送票。“凭什么进商店买东西要花钱,到剧院看演出就不要钱呢?我会给学生打折,但决不送票。中国人以前几十元钱工资的时候,还进剧场看演出,但是现在挣几十万元钱了,反而不去了。只能说明上海内心穷苦的人越来越多。”金星认为,音乐也好,舞蹈也好,只有50%是表演者给予观众的,剩下一半要靠观众自己来完善的。“我们中国人被动接受惯了。以前是哭着喊着要自由,但是你给他一个自由的时候,他又不会自由了。艺术家更尴尬,台下该有的反馈没有了。”说起世博,金星也着急:“都1000天倒计时了,还不关注自己的文化能行吗?我在上海7年了,我喜欢这个城市,我可不想被人骂,说我生活在一个没有文化的城市里。上海有足够的流行元素,但缺少文化景观。你们看着吧,十年后,超女不在了,好男儿不在了,金星可能也退休了,但是‘舞在上海’舞蹈节还会在。”此次的“舞在上海”,她铁了心会坚持下去,而且还研发了衍生产品:女包、饰品……“我金星做的东西,不光舞蹈是精品,所有的东西都是精品。”金星自信地边说边摇着手中的黑折扇。这把细骨匀称、做工考究的折扇,也是金星推出的系列产品之一。除此之外,她还要办舞蹈培训班,教那些喜欢现代舞的人怎样对待身体,成为一个更有魅力的人。孩子和演员都是我的小兵

在舞蹈团,金星指挥着十几号演员,在家三个孩子就是她的小兵,谁做错了事屁股就要挨打,她坚持挨打才能让孩子记住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此外,她规定孩子们不准看娱乐节目,只能看动画片。一次儿子违了规,偷偷把电视调到了选秀节目,金星毫不客气地打了儿子屁股,吓得三个小孩子再不敢越雷池半步。孩子们现在都在北京,有家人带着,只要有一丁点儿时间,金星也会挤出来陪他们玩。每天给他们放精心挑选的音乐:贝多芬的、柴可夫斯基的、邓丽君的……恨不能天天带着三个宝贝去上班。在接受采访的当儿,儿子找妈妈的电话又追来了。金星一边幸福地说着“是儿子打来的”,一边立刻接了电话,说是自己在接受采访,让儿子支持下妈妈。此后,她还讲起舞迷送了个会唱歌的小天使给女儿妮妮,小姑娘很喜欢,说这些的时候,她满脸洋溢着母爱。

(文章作者:admin)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