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弹与今诠,“胡金铨特展”的跨界问题

作者:艺术资讯    发布时间:2020-03-13 05:49    浏览:

[返回]

图片 1

图片资料

去年由台北当代艺术馆与台北的电影资料馆合作推出的胡说:八道胡金铨武艺新传特展,刚刚位列我们点评的2012年最值得回顾的五个影像现场之中。借此龙年回顾之机,也力图为读者提供一份对此展的详尽观感体验、弥补我们对此重要特展的报道之缺,我们重返这篇台湾影评人曾炫淳所撰展评,并经作者授权、首度公开刊载。

胡金铨是首位将传统戏曲的表演及音乐元素融合入电影语汇的电影导演,也是首位跃上国际舞台、艺术创造获得国际认可、将武侠电影推及至世界影史的华人电影创作者。 颠沛流离的大时代,使得胡金铨出生于北京、发迹成名于港台、晚年旅居于美国,早年历经印刷厂校对工、电影广告看板绘师、电台广播员等等的生活历练,才在21岁时《吃耳光的人》(1953)中首次出演,正式启动他的电影之路;再过十年,在《梁山伯与祝英台》(1963)、《玉堂春》中与导演李翰祥分工执导,分别任副导演、执行导演,终于在抗日电影《大地儿女》首次由胡金铨全权独立执导。日后他陆续完就的《大醉侠》、《龙门客栈》、《侠女》、《空山灵雨》等悉心考究的武侠电影片,不只脍炙人口,更影响创作后进深远。

胡金铨对电影的创意绮想和认真执着,在1975年《侠女》获得坎城影展「技术大奖」的肯定,1978年被英国《国际电影指南》评选为年度世界五大导演。此外,胡金铨还是自学成才的明史专家和小说家老舍专家,著有《老舍和他的作品》(1977)。是以,胡金铨不仅为难得一见的全才型电影工作者和享有盛誉的电影大师,他的兴趣广泛,文史书画,创作实务兼擅学术研究,虽在1997年因心脏病在台北过世,胡金铨仅留下13部电影作品,但影像作品里外,却留有更值世人瞻仰与追忆的艺术灵魂。

重弹:电资馆三度胡金铨 自1980年代迄今这三十年来,胡金铨导演的相关回顾展并不鲜见。事实上,光是台北的电影资料馆便曾多次举办关于胡金铨的展示,其它尚有画廊、学院及电影节所兴办的电影展映与文物展,譬如1981年台北龙门画廊胡金铨画展、1988年台北乐顾画廊胡金铨电影手稿草图展、2008年清华大学回顾影展、2009年台北电影节那一年,双重山:胡金铨的禅意高境文物回顾展。只是继1980年电影图书馆胡金铨回顾展、 1990年电影资料馆胡金铨资料展之后,在胡金铨80岁冥诞之际,不啻为电影资料馆再一次策办胡金铨该面临的自我挑战。

另一方面,台北的电资馆拥有全世界最齐全的胡金铨文物,但长年营运主力放在电影文物的保存修复,及由国家科学委员会指导补助的数位典藏计划的典藏品数位化工作,过去几年几乎未有超越影展放映的展映型态,对应庞大的文物文献,电影资料馆是否具备以策展作论述的能力,以专业的策展思维和经验引领,避免大而无当的堆砌?这次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展示氛围基本熟练到位,策展方筑层将胡金铨的艺术思维与创作精神置于美术馆空间,重新进行空间脉络化。电影资料馆不只重生、展现了全馆动员的活力和朝气,从内向地进行资料保存和典藏职能,转向全面启动对外推广宣传电影文化,而与台北当代艺术馆合作策展的聪慧决策更令人高度赞叹,其不只是一方提供内容、另一方满足空间的分工模式,更精准的形容是一方如何提供精准的独家展物、而另一方如何发挥对艺术展示的专业,其中具有合作无间的可能性。

电影资料馆与台北当代艺术馆合作策划之胡说:八道胡金铨武艺新传特展,正值胡金铨80岁冥诞、逝世15周年纪念,电影资料馆第三度向全才导演的致敬之作,同时也是最为大型且融纳美术、电影与文献档案的满汉全席式跨界展示。除了借由胡金铨自阐心路的录像访谈,同时定期播映代表作与专家讲座的基本模式,更着重于胡金铨创作生涯各类文存手稿的集结再现,包括幽默讽刺批判时事的(四格)漫画、独具匠心但壮志未酬的动画草图与电影制作前期的分镜表、场勘速写、服装道具手绘记录和研究功课,是全展最让影迷为之惊艳的展示,亦可见电影资料馆数十年来搜藏、保存胡金铨文物并使之数字化的苦心。

可惜该展的名称胡说八道太过花俏,且未在内容中明确统整出胡金铨的八项创作道统,反使全展的核心命题凌乱发散。全展表象上,展览空间变身为戏院的售票厅、走廊及放映影厅,以戏院的主题形象添加空间中胡金铨所代表电影的符号主体,增加年轻观众亲近的趣味;展览本质上可被拆解为胡金铨自述、电影人对胡金铨的告白、当代艺术的悄悄话三大区块;内容上则可划分为胡金铨与电影人的相关吐露及当代艺术对胡金铨的反刍。这才使本展超越过去的各种纪念影人的回顾影展形式,更显兼融于体现创作者的个性和人格特质,展示了胡金铨与创作紧密结合的为人处世和精神气度。

本展览借由美术馆空间特性,强化电影在当代艺术展示上的独特性,电影资料馆首次与美术馆合作,先天已为本展带来难能可贵之处。即便最后该展展务并非具有独到创新的革命性策展工作,但是却对原已停滞的电影展示型态带来迥然不同的超前格局。更让人期待,电影资料馆朝着研究、展示、教育、典藏各项职能均衡发展,除了让所典藏保存的成果适当的展示分享,并且透过展示还给对电影创作者应当的尊重。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