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菲沙河回到昙华林——梁培裕先生画展前言

作者:艺术资讯    发布时间:2020-01-05 08:28    浏览:

[返回]

徐勇民:90周年校庆《老艺术家纪念文集》系列 《从菲沙河回到昙华林》梁培裕先生画展前言

从菲沙河回到昙华林

窗外已有立冬的寒意。灯下捧读朋友刚刚送来的梁培裕先生画册《漫步菲沙河》。菲沙河是大洋彼岸北美的一条河。从梁先生的序文中,我知道了它的方位。她在这条河畔那儿住了一年,用自己的画笔将这条河的光与色带回了自己的故乡,带给了自己的亲人。

学院中年龄上了50岁的人一般都知道梁培裕先生,只是她深居简出,与许多人还未曾谋面。年龄上了60岁或是70岁以上的老师和员工们都与梁先生熟稔。年青的教工或是学生们想必就不是这样了。其实,任何一所大学都是如此,能让人肃然起敬的大学(若是留意,这样的大学校园内,也往往长有许多大树),总会慢慢诉说出许多让年青人感叹或是惊叹的故事。

仔细地读一读先生画册中的序言和后记(写中国现代高等美术教育的历史,李一夫先生的名字是一定要提到的),在心中感动之余,我们会惊讶梁先生是以90岁高龄用一直潜藏着的艺术禀赋在真实地表述着自己的心境。面对社会与生活带来的挫动,先生努力地寻求生活平静的节律,表现出了极为坚强的心灵承载能力和极为细腻的心灵感受能力。终于,在一次跨越东西半球的旅程中,亲情与自然的抚慰,还有和长江相比可能还算不上是很大的一条河,唤回并激醒了潜藏在先生血液中的艺术因子,于是,我们看到了画面中的优雅与雍容,也懂得了绘画是如何将生命的意义表达。

梁先生漫长的一生,烙上了清晰的中国近现代高等美术教育的印记。这份印记伴随着她以平静的心情度过不平静的岁月。人的一生,无法预料将会发生什么,但是当猝不及防的变故降临时,每个人是可以也应该做出如何应对的选择。岁月会消磨意志,但也能铸就坚毅,当你护持着它时,这种坚毅终会以最为恰当的方式显露出来,就好比我们在梁先生画中看到的那一幅幅源于心灵之光的灿烂画面,哪怕期待它到来的日子会很长很长。

先生画中的笔触,让我们感受到生命与岁月相熨贴本身就是一种优美,明丽的色彩现出了明澈的心境,无论是在异域他乡,或是已至耄耋之年,期望中的阳光总是会出现在风雨之后。梁先生的画让我们禁不住涌起对大地与生命新春的颂扬之情。

看画中的菲沙河,想到漫步菲沙河的人,也记住了画菲沙河的人她来自昙华林也是我们居住学习和工作之地。今天,还有许多曾经在昙华林漫步的人,他们描绘这里的历史,也成就了自己的历史。这一切形成了学院的魅力,播扬着昙华林的魅力,更溶铸出生命的魅力。我看《漫步菲沙河》,便领略到了这般魅力。

2008 年11 月22 日

澳门网上网站大全娱乐,戊子年小雪于武昌昙华林

徐勇民:90周年校庆《老艺术家纪念文集》系列 《生命在春天中复苏写我心目中的王霞宙先生》

梁培裕:1918 年生,湖南长沙人。1937-1938 年,就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47-1949 年,定居台湾,台北工业学校任教。1949-1951 年,定居香港,从事广告设计。1951 年起,华中师范学院(现湖北美术学院)美术系任教。

湖北美术学院90 周年校庆《老艺术家纪念文集》系列。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