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族舞蹈绕三灵组舞

作者:舞蹈    发布时间:2019-12-27 20:32    浏览:

[返回]

图片 1

绕三灵又称绕山林、绕桑林,白语称逛桑览,是大理白族集宗教、民间传说、歌舞、器乐为一体的民间综合性节日习俗活动。

绕三灵组舞是在绕三灵节日中具有群众性的组合舞蹈,至今仍广泛流传在大理洱海周围的白族农村中。绕三灵组舞以道具区分舞种,其中霸王鞭白语称大王鞭或得嘀抖靴;八角鼓称紧急鼓;双飞燕称双飞一。舞蹈名称霸王鞭舞,在喜州镇称打大王鞭,或得嘀抖靴,挖色乡一带称得双飞一,而更多的则称为绕三灵舞。

绕三灵舞与绕三灵节密不可分,舞蹈的起源传说亦与之相关连。民间大致有如下几种说法:

1.远古的时候,大理一片汪洋,白族的祖先都居住在苍山上打猎度日。每逢收获的时节,大家都要燃起火堆,绕着山林尽情歌舞,以感谢苍山神的护佑,传习下来便形成了载歌载舞的绕山林活动。

2.有一年大理发大水,村寨都被淹没,人被冲走的冲走,溺死的溺死,仅剩下俩兄妹爬在庆洞村头的大青树上才得幸存。洪水退后,兄妹俩流落荒坝相依为命,自行婚配,过了若干年后,大理坝子才又兴旺起来,后人为了纪念这兄妹俩,每年都要到庆洞村去唱唱跳跳朝贺一番,就形成了绕山林习俗。

3.爱民皇帝生前好施仁政,受到百姓的崇敬。他死了以后,大家都拿着杆丧棒,抬着大帛,哭着为他奔丧。日子久了,大家觉得应当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去歌颂他。以后就将杆丧棒改成了霸王鞭、净水碗变成金钱鼓、供碟变成双飞燕,哭声变成了调子,大帛变成柳树,每年到这个时候都要唱着跳着去悼念他。

又传,白王平素间最能体谅百姓,大家都非常喜欢他。一次,他的太子不见了,十分着急。大家知道后,便集合起来拄着杨柳树,喊着叫着,日日夜夜沿着海边帮白王寻找,可始终没有找到,白王悲痛极了,大家也非常伤心,仍然年复一年帮他寻找,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绕山林队伍。

4.金姑是爱民皇帝的三公主,喜好山野,山花,无拘无束。一天,无意中到堂屋裹脚,遭爱民皇帝的责骂。一气之下沿洱海独自出走,到了巍山路上三台坡,又黑又饿,昏倒在草地上。这时恰遇一猎人路过,即得救护。公主醒来,见猎人面貌虽丑,心肠却好,便私定终身,同回巍山去。爱民皇帝得知公主婚配,念在父母情份上,只好派人于二月初八沿山路前往巍山迎亲,可是,回到佛堂村时,猎人因自己生得丑陋,执意不愿见岳父,便躲进小鸡足山管等候公主。到了三月三,猎人幽困不住,大家只好在天不亮的时候悄悄送他回去。公主回到父王身边,一直到四月二十三日,大家才穿红着绿,吹吹打打,跳着唱着又沿海边送她回去。这就是绕三灵节前,必须先到巍山天门牙寺接金姑的由来。

5.远古的时候,大理曾连年干旱无雨,庄稼一直种不下去。人们焦急不安,派人到龙凤村求东海龙王。龙王须奉玉帝旨令方能行雨,见此情景又十分同情,便私下教来人到苍山中,在峰顶找到正在下棋的二位仙人,向他们求助。仙人见求者心诚,告诉大家可用柳树叶在洱海中泼水三次就可解危。谁知众人求雨心切,一到海边便泼了十八次,顿时满天乌云暴雨成灾。龙王自知闯祸,急忙教大家到庆洞村建国皇帝那里去打打跳跳、哭哭闹闹。这样一来惊动了玉皇大帝。玉帝问罪龙王,龙王申辩说百姓要求行雨,玉帝一看果然如此,赦免了龙王,并下旨说,凡百姓求雨须即时布施。从此以后,凡栽秧之前,坝子里的人们就又唱又跳,以使龙王得知后,即降喜雨。

6,观音制服罗刹后,海水东退,大理显现平坝。观音归天时,封辅助他制服罗刹的西天护法神五百神王为建国皇帝,立都庆洞村,又封五百神王的军将五百金鸡为各村本主,掌管一方人间事。从此,人们便从苍山迁移下来。随后,五百神王教大家种桑栽麻,盘田织布,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大家为感激他的恩德,每逢四月大忙栽插前,便奉各村本主一道先往庆洞村朝拜。

绕三灵的三灵一词,始见于明代大理喜州的《三灵庙碑记》,碑文云一灵乃吐蕃之酋长,二灵乃唐王之大将,三灵乃蒙神武王偏纪之子也。

关于绕三灵目前能查阅到的史籍资料有如下数种:

1,清末邓川人杨琼在《滇中琐记》中载有:大理有绕山林会,每岁季春下浣,男妇岔集,殆千万人相传起于南诏,数千年不能禁止。近人白族学者赵甲南在《咏绕三灵竹枝词》中有六诏遗风今尚在,诸君无笑是夷歌的诗句。

2,民国《大理县志稿》载有清咸丰乙卯(公元1855年)大理举人段位所作《绕三灵竹枝词》二首,其中写道:南乡北去北乡南,月届清和甘四三。一样时装新装束,来朝相约拜伽蓝。金钱鼓子霸王鞭,双手推鼓臂转旋。最是小姑歌僰焚调,声声唱入有情天。

3.明代旅行家徐霞客,曾于祟帧十一年(公元1638年)到过大理,在其《徐霞客游记》中,记载了他在洱源县风羽乡尹家见到陈乐为胡舞,曰紧急鼓。紧急鼓与现白语称八角鼓为紧惊鼓音极相近。

以上明、清两代目睹者的记述,说明至少在明代已出现了室集万千的绕三灵舞了。现今绕三灵舞是指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期问,以村为单位组织的绕三灵祭祀,歌舞节日盛会中舞队的舞蹈。届时,村各奉其本主,各为一队,循苍山之麓而进,遁洱海之滨而归。其具体的日程和程序是:第一日先达洱海边的才村龙王庙,继入古城内的城隍庙朝拜。第二日沿苍山脚古栈道过祟圣寺及寺旁的御花园,后再至庆洞村的观音阁、圣源寺、神明天子庙。第三日经喜州九坛神祠(早年须先过风阳邑村三灵庙)至河埃城村的洱海神祠。第四日沿洱海至马久邑村本主庙结束。沿途中逢庙必拜,尤其到达庆洞村朝拜神明天子庙内的五百神王时(此为各村本主的主),万千群众汇集,歌舞通宵达旦。此时,无论歌舞队,敬香者均对五百神王边跳边唱,舞队中即将柳枝置于神龛前。入夜以后,结伴对歌舞蹈,或相逗趣,歌舞叙情间夫妇老少互不干涉。沿途所朝拜的三灵,民间认为是神都神明天子庙;佛都祟圣寺;仙都说是洱河神祠,一说是苍山中和寺。

绕三灵组舞包括有:执树舞、霸王鞭舞、八角鼓舞、双飞燕舞四种。舞队有固定的排列顺序。由两名执柳树者为先导,其中一人主唱,一人打趣,称执树舞,民间称大帛曲或大白曲,所执的柳树又称大帛。接着是唱白族调,吹短笛、啸吟(吹树叶)者数人,民间统称为花柳曲。再次为舞队主体,由八角鼓舞、霸王鞭舞、双飞燕舞三种舞蹈组成。各舞种人数依条件而定,少时可三四人或十余人,多则上百人。舞者多随意为伍,也有按舞种排列为队的。队尾仍有两名执树舞者。舞队两侧有数人执折扇或执月琴即兴随意舞蹈。条件好的村寨,舞队有长筒号、唢呐、锣鼓等吹打乐队。新中国建立前,有巫师为先导的情况。

舞蹈过程中,大白曲曲调固定,唱词可叙事,可即兴编唱,均谈谐。啸叶主要为演唱白族调者伴奏,唱词多为情歌。霸王鞭等舞蹈中,舞者不歌,歌者不舞。舞蹈与敲击所舞的道具节奏声合拍,周围伴奏(唱)只起到烘托气氛的作用。

舞蹈动作的套路变化不固定,依舞者相互间暗示来转换套路。大体套路有辟四门(又称打四门)、四门兜底、一条龙、蛇蜕皮、过天桥、心合心(又称心连心)、背靠背、三叉花、苍蝇磋脚、青蛙蹦、脚勾脚、一条街、五梅花、满天星等. 绕三灵舞蹈的动律特征,清代段位在《绕三灵竹枝词》中说双手推敲臂旋转,杨琼在《滇中琐记》中也有拍手承以臂,拍足承以踵,拍头承以颈,拍腰承以股的描述。这与现今民间艺人们强调的舞蹈动作主要动律特征是吻合的。新中国成立后,由于青年妇女加入到舞队中,强化了翻肘、翻腕、翻胯、摆肩的动作特点,使舞蹈显得更加婀娜多姿。

(文章作者:王丁丁)

搜索